第27章:罪惡盡處

白松嶺上,一頁書、墨傾池,氣勢威騰,一對應無騫、崇玉旨,欲斬除叛逆!驀然,喝聲起,步落袍揚,重掌已捲風興濤,雙雙襲上!卻看墨傾池劍鋒如湍,禦式鎖攻、破擊反制,應運自如!同時,一頁書聖掌氣震方圓,更勝厲鋒明刃!

白松嶺外,魔千歲與阿鼻烈正緊視著戰局發展,突然,浩然劍光驟然突入,瞬間,赮已憑劍突圍,越界而過!魔千歲欲追之時,再遇刀鋒橫掃!只見赤命紅袖挽風,長刃起旋,刀氣激沓,橫掃阿鼻烈與魔千歲!

封劍塔中,風之痕、憶秋年,酣戰未休,未曾有過勝負的對手,成了畢生,無法釋懷的執著,近乎心魔!時序轉移,行劍越見快意淋漓,最後一招,兩大劍界宗師,皆以劍為意、更以劍為自己,宛如廣袤天地之間,唯劍之外,再無他物!

托月松阿風吹無奈,白月照孤影,堅定的人,不移的劍,等待的,卻是最無奈的一戰!隨即,只見烏雲籠罩,驚雷中,萬魔驚座巍峨降現!驀然,劍鋒出鞘,劍非刀再無旁騖,即便和平之諾破滅,也要護全晚晴,一場極端的生死之戰,就此揭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