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:不世王風

雷關斜谷烽雲乍起,春秋利劍恨出,亡界之仇,殺姐之恨,唯有一方倒下,方能仇恨終止,霎時大宗師昆吾鋒啟,昔日神技再現,一式留神,動魄驚心!但見塵外孤標意隨劍行、一劍驚鴻,正是神識匯初心,厲行反擊!古陵逝煙見狀,再運地劍絕式,心知來招不凡,意琦行極運真元,釋放第三武脈之力,就在此時,遽變的烽雲,密集的雷鼓,卻在意外當口,迸發最激烈的變故。

幽洞中,錫命詔異光綻放,登時獄音迴動,宛若末世異唱,頌揚著異命再生。響天厲呼,似是萬針入膚的痛楚,自心口漫延四肢,流竄開來的紅霧,似是血紗,包覆著一軀雛體,天羅子的肉身,正在黑暗中慢慢凝形。只見說太歲手持閻王鞭,配合錫命詔的力量,一鞭一鞭落在天羅子之影上,三鞭落下之後,天羅子真身正式現世。

暴雨心奴鎮守藍骨花園,恰逢伊洛索前來搶奪骷髏草,兩人纏戰之後,伊洛索順利搶得藥草送回鷹堡,並由鷹揚長歌親自將骷髏草交給倦收天,只見倦收天將草汁吞下瞬間,竟當場昏厥、脈搏停止!七魄凍結的倦收天,則是陷入過往回憶當中,南北道真仇怨的開端、昔日征羌一役的過往,一幕一幕自記憶深處,再次湧現,倦收天所揹負的過往,歷歷在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