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:玄囂太子

旋鐮祭武,一股前所未有的冥動之力,在黑暗結界中,騰豁出殺人暗息,耳邊盡是地獄之聲,雖然北狗與綺羅生備受陣法影響,但兩人默契聯刀,竟讓暴雨心奴一時難支,此時海漩吞噬三人,顎口再開生死戰,暴雨佔盡地利,招招逼殺北狗與綺羅生,兩人受制異空間,竟一時施展不開。就在此時,地海深處,忽湧一陣奇異聲波,凝滯空間,只見一人迎風邁步,行在顎脊之上。

東瀛一代拳掌宗師拳皇,找上隱世閒仕山龍隱秀,只為索取傳說之中的惡龍臂!只見拳皇追擊再贊掌,大開大闔,霸氣橫溢,快不眨眼的重手,一不留神就要肢殘骨碎!乍見山龍隱秀緩緩解開左手袖扣,一展臂,一揚袂,衣褂颯然翻飛之間,倏見一臂攀龍怒吼而出,一聲慘嚎,只見衣袂瞬間披回,惡龍斂手,除了過眼的風、痛苦的人,好似一切未曾發生。

夜冷肅殺,慕崢嶸為親弟之死,請戰倦收天,在眾人見證下,濃烈的火藥味,瀰漫百丈凌峭。拳掌對峙,夜風冷肅,眨眼便見八卦啟戰,倦收天亦以形意拳起式,但見拳掌稱奇、武盡玄妙,倦收天再納太極於形意中,拳路兩造並用,驚豔四座,然而潛伏在體內的傷勢,卻因武鬥而愈加沉重;同時在遠處高峰,翼天大魔緊覷武局,心中暗自盤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