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:道滅‧道存‧道生

燬心原上,風走雲急,天地屏息,迷途徹悟的一劍風徽,再戰暴雨心奴,只見暴雨心奴決殺眼神,斷要雪恥消恨,兩個注定無法並存的人。肩上尚有無數性命,杜舞雩提劍再攻,是與過往全然迥異的凌厲!戰鐮旋起,焰火焚生,高溫加劇焚化周遭生息,亟欲突圍阻止赦天祭的杜舞雩,面對毀之不滅、除之不盡的獄火,更是越戰心越急。

逆海崇帆遭遇逆法道浪,莫尋蹤、齋玉髓率道靈四道者,擋下弘法聖駕,黑罪孔雀、絕望之刀啣命開路,冷冽一刀,劃開護法、破法之戰。一為不容播弄的正義,一為不許挑戰的信仰,激起萬丈風波,道靈一脈擺開四劍還道陣,搭配齋玉髓道真奇法、莫尋蹤快襲游走,頓成綿密陷敵之網,此時卻見地擘冷然一怒,孔雀指撥開炫目霓虹。

黑暗幽深的山洞小徑,澹臺無竹小心戒備,一路深入;同一時間,一隻巧靈的手,一桿破朽的筆,一勾一勒,正在刻劃不知死亡降臨的黑暗來人。澹臺無竹步步深入,黑暗亦開始加重,聚精會神中,眼前景色竟開始起了變化,澹臺無竹察覺有異,隨即耳不能聽、鼻不能嗅、膚不能觸,好似無法感知外在一切當下,驚覺殺機臨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