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:殺機‧危機‧轉機

印窟之內,風雨情仇又一章,一劍風徽對上暴雨心奴,死印之爭,干戈再起!冷劍揚動,象徵心頭堅定;戰鐮挑起,代表意志決行。暴雨心奴乍見杜舞雩使用烈雨劍法,頓時心狂、招狂、人狂,震撼的殺性,似要宣洩內心種種不平。

荒野道上,面對來自暗夜的邀請,龍宿一句言拒,迎面爪牙相向!血族雙使率先發難,身影飛縱而出,指爪揮舞之間,盡顯暴戾本色。眼見雙使失利,艷玄身影瞬動,雙掌騰挪,激起暗夜腥紅,只見疏樓龍宿悠然舞劍,引動氣流如楊柳春風、又如龍影怒濤,一對嗜血凶招。

冷風、冷劍、冷殺影;蕭山、蕭葉、蕭瑟夜。對峙的人,各為即來之決摒息之際,倏然山鬼起刀,亂無章法的快,快無章法的亂,凜殺難測,意琦行以劍應招,盪若放意忘形,行如雲出無心,不拘於式。戰至高張,殊十二一戟重落,戰果立判。

幽暗的地牢之內,穆仙鳳沿著牆緣,拖行名為絕望的鎖鏈。焚身竄起的,是渴血的慾望,是難以抑止的兇殘惡念,就在穆仙鳳神識不清之際,由地底聲聲傳來,魔鬼甜美的呢喃。陷入瘋狂的神態,盲目追尋著來自暗夜的呼喚聲,而在後方不遠之處,淡峰疏月急追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