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:光陰的顫聲

漂血原上,戰聲衝霄,暴雨心奴戰鐮揮轉,步步旋殺;綺羅生雙刀交凜,招招飲快,鏗擊聲中,戰影淋漓。一狠、一暴,綺羅生凜對當世兩大魔頭,雙刀雖是猛快,卻砍不破金剛護體與邪術護身,危急間,天外無數狗唳齊響,北狗衝入戰場,千刀一瞬,逼分戰場。

荒郊上,杜舞雩極遇三真劍陣,背後慕瀟韓眈眈虎視,層層交錯的殺網,極匯精芒一片,交織正反三才之變,杜舞雩一時受困,戰入僵持!險陣在前,杜舞雩一聲慨嘆,體內死印本能浮現,天地昏蕩,日月無光,霎時潛欲封印之氣不斷流失,一場神鬼驚怕的浩劫,正在蘊生。

同一時間,陰森詭異的夢筆化境之內,受到遠方潛欲死氣感染,上官圓缺快筆連勾,在冥想之境中,譜出了一幅駭世景象,黑與紅的混沌,在極目亂筆中,煉獄意象越形清晰同時;荒郊上、血光、死氣交織,同樣是凶兆將臨前奏!

廉家密室內,失魂的鷇音子,僅剩輕微的呼吸,彰示著生命的存息,而遠在異境的過去,素還真身陷牢災,卻是一派自若。倏來一陣香風,快不眨眼的黑影流劃,黑夜掠影馳,利風掃刮耳,兩條奔馳的影,穿越無盡野原,來到一處荒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