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:嶙峋前路

荒野之上,劍懸肅殺,刀吊殘戮,氣氛緊凝,猶如箭在繃弦。倏然,鬼影瞬動,先發制人之機,隨著折桂令劈天而下,知柳孤笙曼、淨瓶飛柳與妙胤傳心對上山鬼百岫嶙峋,縱柳痕柳刃默契無間,配合胤真剛猛清正,山鬼挑撥三人身法之隙,神色輕忽,盡顯遊戲之態。

綺羅生久未回歸時間城,面臨逾時懲罰的素還真,受到異力牽引,而消失未知境域,遠在羅浮丹境的鷇音子,亦受到本體牽引,魂體將要回歸,同赴過去,鷇音子連忙運功抵抗,欲做應急交待,卻是止不住一身冷汗,靈光逐漸散渙!

迷煙繚繞著一片純白之想,迷境中,老者剷土,落植思想種子。一字鑄骨受到冥冥牽引,見到了當初在夢中贈下玉鞋的恩公,一字鑄骨的來歷將被揭曉,究竟當初取下此名的機緣為何?一身無骨之謎,又將牽引出何種玄異故事?

荒野上,殊十二緊追元史天宰,兩人掠影擎風,競速奔馳,最終來到終日高樹蔽日、掩閉著一方玄異的吞日迷林,殊十二幾繞幾轉,轉不出眼前這一片迷障,慌張的心緒,越來越高漲,隨之不可能的景象入眼,理智不停放出警訊,腳步卻不由自主,邁向心中美滿的藍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