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:回天

死亡的影,籠罩雲渡山,殺伐的聲,迴繞在耳邊。聲是殺入心口的顫音,血是濺入眼簾的熱淚!被扣住的琵琶骨,象徵鎖住的自由,穩住了時光的軌跡,卻穩定不了世道的變化,素還真感受到雲渡山一役之慘烈,竟爆衝自身功體,將日晷震散!

無極宴上,繼承生母毒術的血脈,再次會面義母,昔日毒界兩大傳奇,今日各為立場,再續當年未完之戰,第一杯毒酒飲落,劇毒瞬間入體蔓延,傅月影、獨孤毒兩人各自見血,第一回合眨眼已過,隨即毒鬥再開新章,西幽傳人、荼山毒后,招起掌落往復間,盡顯最毒本色!

不能放棄,不願放棄,霽無瑕一心為報訊,荒路幾轉,欲尋一絲迷途曙光,就在此時,儒道頂鋒攔路,莫名戰、戰莫名,龍宿、劍子雙劍齊出,霽無瑕掄劍應變,頓感受挫!就在霽無瑕危急間,殊十二掌風來到,生字卷源源不絕,柔靡四方。

夜風,吹拂著仇恨的躁動;夜空,籠罩著引頸的憤怒。眾人所等待的,是見證惡者報應的時刻。字字辱罵,不只隱含了憤怒與仇恨,更有精神噬血的快意,以及阻不了的群眾意念,早已決定了罪者末路;遠方,羅浮山下,瑟風流轉的一絲躁氣,似是知悉即來之變,將引動滔天之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