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:暴雨、光陰、九千勝

凜眼對視,宿命相逢,北狗面具下的俊容,激起暴雨漣漪。凜聲高喝,引雷劈電,登時急雨若潑,暴雨戰鐮快旋,旋割無邊雨絲若綿針,萬縷千絲,疾射最光陰,但見刀光飛瀉若瀑,縱影交戰間,暴雨已受千斬,但卻是毫髮無傷,最光陰見狀,揮刀更狂!

為救裳瓔珞,四智武童隻身獨闖妖界,不料卻遭夜笑施起邪能妖法,血陣以困,其後步香塵偕同閻達回到妖界,言明四智武童只要說出迷達下落,以及聖嬰主與鬼荒地獄變的藏身之處,便將四智武童放出妖界,四智武童要如何與步香塵周旋?

一座無名碑,一方無名墳,逝去的身影,在失憶的人眼中,原是無名的人,此刻,卻在心間敲響回音,佛修者的臨終斷語,充滿寄託與冀望的遺願,加速推動體內潛藏藥力,勾起了潛藏靈魂深處的記憶;同時在妖界深處,一個落魄的修者,在生不如死的折磨中,夢著久遠的過去。

為帶回一頁書,閻達獨行荒野,中途詭異梵唱迴盪耳邊,勾起了疑似回憶的畫面,在腦中更迭,然而錯亂的記憶,刺激閻達腦識,本能的反應,霎開莫名惡鬥。戰鬥過後,神秘的妖尼姑,神奇的尼姑茶,導致意外變數啟動,命運的分歧點,就此引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