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:峰迴路轉‧戰火連天

純白的領域,感受不到世俗的塵囂,只有放目無盡的白濛,流滌著一身闇氣。突來一陣柔風輕拂,白濛中,但見一名白衣老者,耕植著思維種子,一鏟一思,落根純白夢土。深入正法天鑑的鷇音子,眼前所見,是機緣,還是局?

馭風島外,玄冥氏無視眼前風暴,直往風眼深處。別有天地,廣袤無際的天光湖影,無風;恍若百年孤寂的累積,無聲。冰王心不擾塵,靜待之刻,倏然雲天生變,風嘯江湖,一股前所未聞之雄渾,竟是風島天降,凌萬頃之茫然,巍然而下。

闋聲雲舵依佛鄉密令而前往洗罪七日,娛笑顛為此前往佛鄉求證,卻不得其果,疑思七日洗罪之判的娛笑癲四處奔波,中途突遇梵唄大作,娛笑顛警戒中,濃霧破散,竄出四名掠殺身影,化屍四僧陣,詭異奏殺,而在暗處,一雙銳眼,正衡量著救與殺之間的得失。

萬家炊煙之上,北狗聆聽著黃羽客訴說著久遠之前的故事,低冷的聲調,傾訴著一幕幕關於琅華宴的過往,事情卻悄悄變調;另一方,飲歲亦對綺羅生訴說著相同的故事,一個塵封的名字,促成最光陰與九千勝之間悲劇的最大推手,究竟是何來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