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:朱劍‧獸刀‧迷中手

局外局,變中變,兩場干戈,一場死局,波旬迷達獨對煙都宮無后與北狗最光陰,一聲雄納,劃開刀、劍、掌術之風雲戰,頓時利閃掃破沈元,瞬移的身影,瞬移的追命!看不及的刀劍,看不清的身手,非至戰聲落定,非見章下勝負;同一時間,老狗亦遭遇自身刀法的鏡射。

為阻災禍再生,裳瓔珞率三大高手,欲擒魔佛惡體。口訣運行,佛影挪陣,隨即便是分形錯落,棍海連綿而來!眼見困陣即將功成,豈料閻達受到刺激,怒氣勃然,引動真元沸騰,就在困陣潰散之際,裳瓔珞挺身硬擋閻達之威。

瀟瀟暮雨,暮雨斷生,終年霪雨霏霏的四境共地,只見大宗師沈穩踏進暮雨表層,隨即眼前便是駭然丕變,刀風雪劍扶搖而來,無地可避,但憑修為,轉瞬之間,又是異象變化,雲勁煙魄,飄幻莫名,四元交逼,生機難測!

非馬夢衢之內,聽到秦假仙所帶來的惡耗,激發無夢生壓抑許久的內傷,登時仰天嘔紅!但見無夢生露出疲態,小狐、小鬼頭連忙生火,十四時辰旗飄揚,角宿之位,爐火明滅,牽繫著生滅之間的角力,豈料爐火一個瞬閃,竟在頃刻熄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