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:冰雪‧風雲‧朝天驕

為奪回金獅壁窟地權,北狗強勢對上欲界人馬,甫交手,犍羅金剛撲掌落空,再凝神,背部已受刀風凌劃而過。快不及眼的刀影,驚起萬點腥紅異火,犍羅金剛沉雄聚力,以特有觀心之力,捉定快刀落處。只見北狗借勢轉力,受勁同時,錯身分影,自成一格的刀招,襲向犍羅金剛!

幽夢樓之內,一場生死衝突,在照眼中,瞬息引爆。無語的身影,無語的妖,乍開無語的戰局,孰料雙方實力懸殊,葬雲霄身首分離;同時,在西疆毒井,映著一個決意無心的人,毫無眷戀的淚,推動了從此分歧的命運,吞食毒婦之心的欹月寒,在痛苦中頹然倒落塵埃。

九龍朝覲,變數突生,戰雲之首朝天驕現身,卻是急運意外一掌,勢若崩雲直向絕代天驕腦門!面對宏大壓逼,絕代天驕劍意自發,奮力抵抗。但聞一聲放肆,掌勁更為霸道,赤血雷電奔走,正是戰雲界最高層武學境界。

旗飄揚、殺陣開,葬刀會欲擒殺困獸,墮神闕雙掌運式一擋,然而體內只餘半數妖能,更無玉佛雙氣護身,縱使拔骨成兵,卻闢不出生路,唯有一步一步逼向死關。墮神闕不願吞敗,頑力抵抗,豈料妖能潰散,元史亦脫離邪陣封存而落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