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:強者初會

幽夢樓之外,忘塵緣、六獨天缺追趕鬼斬生變,鬼荒強勢進逼,開啟戰局又一章。地獄變殺中藏困,忘塵緣心知黑獄意在白玉佛,不禁焦急;同一時分,鬼斬受逼,陷入無邊癲狂,起手間竟現無倫刀式,墮神闕首感強者在前,一掌力壓!

身受厲掌逼命,又逢痕江月與迷眼異術加身,天踦爵頓時命如殘燭。天踦爵起掌揚招,震出生路,血傀師等人急追在後,一路奔至觀星嶺,天踦爵再受一掌,傷勢加重之餘,竟開口要求血傀師為他達成一個死前的願望,天踦爵究竟弄何玄虛?

一封別有用意的請帖,四杯莫知虛實的黃酒,超軼主豪情一允,毒首欹月寒冷目而觀,只見超軼主緩緩閉目,盤坐在地,一股烘然酒氣,如赤海狂潮,瞬間模糊了意識與視覺,深刻的亡命叢林,深刻的殺戮遊戲,間疊頻頻荒犬聲,從記憶深處,再度被喚起。

烏雲蔽月,變局橫生,本該兄弟重逢的此刻,殊料塵埋的過去,卻如潮浪襲身!在勸說綺羅生暫時退避之後,意琦行啟用久未使用的修為,霎時,來自異界的兩大戰士,同運共出一脈的天殛絕式,共譜武道極端的一刻,神威一掌,盡作炫目金銀電熾交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