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集:

問得鑄劍手路的出處,妖應封光行色匆匆,欲往東衡山春曉花塢,一解抑鬱在心中已久的迷津,來至中途,共仰瞻風再出新銳,欲擒劍界異端,霎時四兵齊攻、合縱連橫,但見妖應封光游若蛟龍,劍開一片秋水寒光,間不容髮之際,四野突感清風靡送,眨眼,殺消戾止。

黯天峰,終年烏雲罩頂,不見天日的晦暗絕嶺,今天卻同時降現兩條詭異巍然身影,剋災孽主鰲天一會葬界刁雄魑嶽,潛伏武林已久的兩大厲首,終於再度會面,兩人將牽引出何等秘辛?厲族逐漸浮上檯面,又會對武林局勢投下多少變數?

在海蟾尊層層佈計之下,他化闡提與眾魔軍被逼入豔涼之地,受到特殊礦石燎原劫灰的影響,魔軍受五陰旱毒所剋,生命之源逐漸衰弱,他化闡提被逼上絕路,決定趁著深夜突圍,猛虎反撲,是魔軍迴光返照,還是海蟾尊與明巒眾軍始料未及的災劫?